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湖南在线-湖南人自己的门户新闻论坛!

搜索
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[复制链接]
星颜2017 发表于 2019-12-4 00:4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星颜2017
2019-12-4 00:45:50 111 0 看全部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KY作者 / Jojo

编辑 / KY主创们

本月初,甜丧剧《去他*的世界》第二季播出了。本季开头,女主Alyssa与第一季的男主James,两年未联系,却在婚礼前重逢。于是Alyssa决议“重拾反骨”,跳上了James的车再次出逃。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两年的音讯全无,让Alyssa对James发生了严重的误会。其实,James注意到了Alyssa的内心渴望与他一起走,却又无法交付信任的挣扎。明明对方是唯一能明白自己的人,这份明白却带来了压力。每当James实验伸脱手,Alyssa都市以冷漠来拒绝。一起用饭时,James试图致歉并解开Alyssa对他的误会,但刚刚开口,Alyssa就连忙打断他: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一路上,只要James察觉出Alyssa的情绪颠簸,并实验询问,Alyssa就会不自觉地启动自我防御,拒绝进一步的相同:但在拒绝James的靠近之后,Alyssa又开始为自己的乍寒乍热懊恼。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前几天,我们收到了一则与Alyssa情况类似的粉丝留言,留言者在亲密关系中感应痛苦的原因,恰恰是因为她“终于找到了那个懂她的人”。
“他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够明白我的人,可是我反而因此变得很奇怪,情绪忽高忽低,忍不住没由来的生气或者沮丧,总是‘作’他,又畏惧自己是在把他越推越远,但同时照旧无法自控。我这是怎么了?”因为这份煎熬,她明明不想打骂,却总是控制不住地“乱发脾气”,甚至频频提出“分手”。但其实,她最畏惧的一件事,就是脱离他。这些矛盾的感受让她疲惫又困惑:“终于找到一个能明白我的人,不是应该更珍惜吗?我为什么会这样?要怎么做,我才气维持住这段优美的情感呢?”想对这位粉丝说,她并不是一小我私家。这种一被明白就开始“作”的情况,隐蔽而广泛地存在于我们之中。
好比,你有没有泛起过以下感受呢?• 从小到大,一直感受身边没有任何人懂你 • 当你感受和朋友或是朋友情感越来越深的时候,你们反而经常打骂• 在谈天的历程中,如果对方真的get了你的意思,你会感应有点紧张,甚至开始结巴、逻辑杂乱 • 对于身边一些共情能力很强的人,莫名感应有些抗拒 • 看电视剧或影戏,莫名其妙就是不喜欢大团圆了局,看到圆满的画面以为不太舒服明明渴望被明白,好不容易获得了,为什么又要开始“作”?我们该如何应对这种状态呢?今天,我们来聊一聊这个话题。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被明白,就是人们常说的“你懂我”,是当我们发现世界上尚有他人,能够像“我”一样看待世界、或体会与“我”相似的感受时所发生的体验。这是一种伯牙遇子期般的交流与感受,它甚至可以是无关语言的。但不是每小我私家天生就能够体验到“被明白”。精神分析学家Melanie Klein认为,在小婴儿刚刚出生后的一段时间内,ta还没有学会用语言或行动来表达自己,这个时候,ta会通过投射性认同(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),来实现与母亲之间的交流。什么是投射性认同呢?简朴来说,婴儿会将自己无力遭受的情感投射给母亲,让母亲也发生和自己一样的感受。好比:通过无休止的哭闹,令母亲也感受到相似的严重焦虑。而一位“足够好”的母亲(good-enough mother),可以吸收这份来自婴儿的“交流邀请”,纵然自身也受到了焦虑的影响,依然可以耐心、平和地哄好婴儿。在这个哄好婴儿的历程里,母亲包容并处置惩罚来自婴儿的负面情感,再将被妥善处置惩罚过的情感投回给婴儿;婴儿通过母亲的情感回应,感应自己也是可以放松下来的。在这种“投射-包容-内摄”的历程中,婴儿就会感受“被明白了”。*被明白的反面,是被误解有人曾说,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。而这种“宿命”,其实也可以追溯到我们婴儿时期与养育者(母亲)的互动中。在上述历程中,母亲有时并不能够凭据婴儿所期望的那样,吸收并对情绪举行处置惩罚。投射出去的情绪得不到包容,婴儿便会发生一种原始的、深层的“被误解感”。不仅如此,在个体情况中,来自婴儿的焦虑还会引发出母亲自身的焦虑,好比,对婴儿感应急躁。这种焦虑会影响到她与婴儿的交流。母亲可能会打骂婴儿,或是为了不伤害到婴儿,而与ta保持距离。在这种情况下,婴儿从母亲身上接纳到的,是比原先越发强烈的焦虑感。这些履历积压过多,婴儿就会在潜意识里形成这样一种印象:寻求明白,反而会让我受伤。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投射式认同是我们在人生早期唯一的交流方式,它会对我们的人生发生深远的影响。如果婴儿时期的我们经常被明白,我们就可能在成人后建设起越发完善的交流方式——明白主动向他人寻求明白、也有能力去明白别人,因此,我们向更多深厚的联络敞开了大门;相反,被误解的履历过多,则会令我们对本该愉悦的明白感发生抵触,也就从基础上隔离了许多深层联络的可能性。未曾有过一个好的养育者,确实会导致长大后我们对被人明白感得手足无措。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在婴儿期被误解、造成创伤之后,我们在成年后就特别容易在关系里“作”。这种“作”,和前文中母亲的焦虑反映相似,有两大类体现形式:一类是主动“作”——像文章开头的那位粉丝一样,你可能会变本加厉地与对方打骂、激怒对方,试图让ta放弃明白;另一类就是被动“作”——即冷暴力、或拒绝再与对方联系,以逃离进一步被明白的可能性。最终的效果,都是关系的破坏——久而久之,那些有能力明白、也愿意明白你的人都被你推走了。你总是感受世界上没人懂你,可能是因为你早就切断了所有可被明白的通道。那么,是什么使得我们不停地“作”呢?它的背后有两种常见的实质:1. 恐惧“被明白”带来的失控感被人明白,意味着与人发生毗连(link)。有了这个毗连,我们就拥有了一条能够与他人举行情感互动、并建设深层关系的通道。而对于那些在早期“交流”历程中发生过创伤的人来说,建设毗连是令人恐惧的。前文中我们提到,在小婴儿使用投射式认同与母亲举行交流的历程中,会逐渐发现“情绪经由母亲的处置惩罚后,我是可以忍受它的”。逐步地,ta们相识到“拥有强烈的情绪是没关系的”,并从那个越发成熟的初始客体(母亲)那里学会了如那边置惩罚原本难以消化的情绪。然而,如果这种初始的交流历程受到太多阻碍,小婴儿就没有时机学碰面对自己的情绪,长大以后,情绪依旧是ta们最初认识的那个恐怖的怪兽。因此,ta们只能只管将自己与情感体验隔脱离,以保证“宁静”——成年后,这种情绪隔离就可能体现为:哭点、笑点都超高,或是纵然脸上在笑、内心也感受不到什么喜悦。但在一段真正的关系中,自己就包罗着深层的情感交流。对这些恒久压抑情感的人来说,这条与人毗连的通道止境,不只是相互明白的愉悦,尚有陌生又恐怖的情绪。Ta们尤其畏惧,一旦打开“闸门”,久被积压的情绪就可能倾巢而出,将ta们淹没。对失去控制发生的恐惧,令ta们宁愿把这条通道毁掉、隔离更多被明白的可能性。2. 嫉妒的攻击性一被明白就要“作”,尚有可能是出于嫉妒。Envy(嫉妒)一词,其拉丁语词源是invidia ,来自动词“ invidere”,意思是“有敌意地看着”。在嫉妒的情感状态中,是包罗敌意与攻击性的。当人们受此影响时,就很可能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,毁掉那些优美的事物。而对方明白他人的这种能力,正是我们内心渴求而未能获得的——我们嫉妒这种能力自己、也嫉妒拥有这种能力的人。一方面,嫉妒令我们感应痛苦。我们“攻击”对方,是为了让ta无法再提供这种感受(Boris, 1994)。当对方也失去了“明白”的能力,我们自然就不再嫉妒了。就像文章开头的那位粉丝一样,在朋友明白我们时,打骂、激怒对方,试图让对方以为我们不行理喻,最终放弃明白。这听起来很谬妄——我们为什么要嫉妒那个懂我们的人呢?但实际上人的心灵的运作就是这般“离奇”,我们让对方最终放弃明白我们,也就平息了自己潜意识中的嫉妒之情。另一方面,嫉妒让我们不惮以最大的恶意臆测对方的意图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对方提供应我们的利益(被明白的愉悦感)会被看成是一种“更大的未知阴谋”。就像一位一直讥笑你的人突然对你和颜悦色一样,反而让人感应畏惧。精神分析学家W. R. Bion还曾在他的一次分析手记中提到,有来访者认为,咨询师提供对ta的明白,最终是为了让ta彻底失去理智(Bion, 1959)。也就是说,嫉妒会以“掩护”为名,行恶意臆测之实,操控我们“作”起来,攻击一切被明白的优美感受。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那么,在婴儿时期没有学会被明白的人们,还可以在成年后建设起康健的交流模式、拥有深刻的联络吗?答案是肯定的!Ta们并不是“注孤生”,在成年后,也依然有时机,通过与“足够好”的客体交流,重新学会接纳“明白”。如果你发现自己也有一被明白就“作”的倾向,可以实验以下tips,1. 要talk不要act在文章开头的来信中,这位粉丝曾提到,她因为被朋友明白而以为难受,然后变本加厉地打骂、甚至威胁分手。这种通过大吵大闹来消除难受感的行为,在心理学中,被称为行动化(acting out)。行动化是一种不够康健的交流模式,它虽然也在表达我们的情感,却通常会以严重的副作用为价钱,好比:消耗情感、甚至伤害他人。因此,当你下一次感受到自己“作”的欲望时,不妨先深呼吸三次,把自己从连忙付诸于行动的模式中解放出来。接下来,试试用言语(talk about it)将感受表达出来。你可以先从一些简朴的句式开启与对方的交流,好比:“我感受特别急躁”或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有点慌。”然后,在交流的历程中,逐步加深对自己情绪以及反映的明白。这个历程不仅可以资助你学会一种更康健有效的交流方式,还可能在深度交流中增加你与朋友(或朋友)的亲密水平。2. 忍耐被明白带来的恐惧与焦虑一被明白就要作,是因为我们感应不舒服了——我们想“作”掉这段情感,以逃避面对被明白所带来的恐慌或焦虑。因此,想要停止“作”,我们需要控制住自己一不舒服就想逃的激动。辩证行为疗法中的反向操作技巧(Opposite Action),可以资助我们提升对于恐惧与焦虑的忍耐力:这是一种“傲娇”的情绪治理要领,在每一次感应不舒服时,识别自己的感受和行为,再有意识地逆其道而行——感受与其相反的感受、作出与之相反的行为。

识别现有感受


行为趋势


情绪和实际情况相切合吗?


反向感受与操作


(因为对方明白了我)我感应很恐惧


想要回房间、拒绝进一步相同


现在对我没有危险、想逃的情绪不切合情况


告诉自己现在很宁静、与对方保持交流


我感应很焦虑


想跟对方生机、大吵一架


焦虑的水平不切合实际情况


将身体的反映看作被明白的兴奋(excitement),与对方分享这一感受

一开始,你可能会以为很刻意、很艰难,但随着这一历程的不停重复,你会从这些不舒服的情绪中获得正面体验、逐渐提升对它们的忍耐力。而随着你对恐惧和焦虑的忍耐力增强,你会更多地接触到被明白的愉悦。3. 培养感恩(gratitude)应对嫉妒Boris认为,只有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需求在被满足(gratified),特别是,有其他人在为了我们获得满足而支付的时候,我们才会对提供明白的对方,发生嫉妒之外的另一种情感——感恩。因此,在下一次想要破坏明白感时,你也可以试着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朋友(或朋友)的身上,站在对方的角度,更多地看到,ta正在为了让你感受到“被明白”这种愉悦感而支付。用感恩反抗嫉妒,让我们可以暂时“允许”对方拥有明白他人的能力。剧作家廖一梅在《柔软》中曾写道:“在我们的一生中,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相识。”可是,在遇到相识后,如何能够好好接受它,并纷歧定如想象中那样容易。
如果被明白的感受对你来说很陌生,那么,想要和它熟悉起来,是需要我们支付勇气的——我们要容忍恐惧、也要反抗嫉妒。但想要留住得来不易的优美关系、获得我们梦寐以求的深刻联络,我们必须建设起这种面对“被明白”的勇气。如果你已经遇到了一个“对”的人,祝愿你不再对如此优美的关系感应恐慌和逃避;而如果你一直不被明白,也可能是因为你早就关上了那扇供别人明白你的大门。愿我们都不再畏惧“被明白”,在生活中,与值得的人们建设起一些真实的联系。今日互动:在情感里,你也是“一被明白就作”吗?在关系里有什么样的感受?来说给KY听吧~
“好不容易遇到懂我的人,我却忍不住把ta推开。” | 为什么有的人畏惧"被明白"?

无论你身处何地、是否系统学习过心理学相关知识,只要你:● 有良好的共情能力和真诚的助人意愿接待你扫码试做我们的笔试题(内含详细事情内容与事情要求)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查看:111 | 回复:0

湖南在线是一家长沙本地的专业分类网站.获取当地最新信息的综合性平台!主要为广大湘友免费提供最新的事实新闻及生活文化交流圈.方便随时随时地免费发布分类信息,请务必准守相关规章制度!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Archiver| 手机版| 小黑屋| 湖南在线 |网站地图
联系电话:400-888-888 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 广告合作:1811133556 ICP备案号: ( 备案号暂无 )
Copyright © 2019湖南在线 www.hn-pc.com.   Powered by 湖南电脑网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