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湖南在线-湖南人自己的门户新闻论坛!

搜索

婚前十天,女方要换市中心婚房拒绝补差价 男方震怒:婚礼取消

[复制链接]
夕阳赖着不走弊 发表于 2019-11-17 11:08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夕阳赖着不走弊
2019-11-17 11:08:17 273 0 看全部
婚前十天,女方要换市中心婚房拒绝补差价 男方震怒:婚礼取消

昨天十一,完婚的好日子。禾田飞歌跑了三场婚礼,有两场是礼到祝福到人不到,只有一场礼到祝福到人也到,那一场是前同事吴晚生的婚礼。

我在前两天的文章中写过他的故事,就是那个因为婚前女方家种种无理要求,迎亲当天还被索要8888元开门红包,一气之下把婚礼叫停的吴晚生。看到他重获幸福,很为他兴奋。

吴晚生现在的妻子是现公司同事,脾气温和、知书识理,谈吐也很朴实大气。其实在谈婚论嫁历程中,两家也是有分歧有争议,但都在“为了孩子好”的宗旨下解决了,整个婚礼举行得较量顺利。

听他说完,我其时就很感伤。完婚原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,如果各人都本着为了新人幸福地团结,为了生活锦上添花的心愿,其实什么事情都好谈。

但如果人心不正,想通过完婚从中争得某些利益,钱财啦、面子啦,而在要害时刻让对方骑虎难下,这样的婚、这样的人家,不结也罢;纵然已经礼成,在以后的生活中也会磕磕绊绊、疙疙瘩瘩。

其实在中间起要害作用的照旧准新娘自己。就像吴晚生上一段婚姻中的新娘,如果能多为吴晚生思量,别那么爱面子,现在两人也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了。

婚前十天,女方要换市中心婚房拒绝补差价 男方震怒:婚礼取消

作为情感事情者,禾田飞歌一直建议,婚姻一定要双方及家庭都三观一致、势均力敌。脱离了这个尺度,不能说婚姻一定欠好,但大多数三观纷歧致、家境悬殊过大的婚姻,了局都不怎么美妙。

在这个基础之上,再来谈婚论嫁就有了可谈的基础,但也不能太太过。因为人是你自己选的,他家的现实状况自己最清楚。虽说婚姻是需要物质条件做基础,但也不能让男方家举债来娶你过门。再说,男方家举债,你嫁已往不也得随着一起还吗?

如果你不能接受男方家的物质条件,最爽快的措施就是分手。因为恋爱和婚姻纷歧样,恋爱可以饮水饱,对物质要求很低,但婚姻则差异,婚姻是要进入现实生活,没有一定的物质作为基础,婚姻难以为继,“贫贱伉俪百事哀”,贫穷会摧毁婚姻中的恋爱。

情感和物质,就看你如何选择。婚姻是两家人的事,但说到底也是两小我私家的事,只要两人相爱,目标一致,配合努力,也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怕就怕掉臂现实条件,盲目攀比、死要面子、恶意压榨,而对方又不能或不愿满足自己的要求,心理便会扭曲,最后干出连自己都忏悔不已的事情。

今天写这篇文章,是因为加入婚礼时,听到吴晚生伴郎的故事有感而发。

吴晚生其中一个伴郎叫吴铮(假名),是晚生的大学同学,这次特意从外地赶来给他资助的。说来也巧,上次婚礼他也在场。目睹了这一次婚礼,他叹息地说:“女人不作,男人幸福。”

听到他话中有话,直觉这是一个“有故事”的男人,追问之下才知道,他本该在今年五一完婚的,也是因为女方家在婚前种种要求,一下之下,退掉了婚宴旅馆,打电话给各亲友,见告婚礼取消,要回送出的彩礼,面对女生下跪求饶也没有心软。他说,对女生心软,就是对自己怙恃心硬,他不能干这种事。他戏称自己与吴晚生是难兄难弟。

婚前十天,女方要换市中心婚房拒绝补差价 男方震怒:婚礼取消

其实在婚前,他女友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儿,说话细细柔柔,很是听话。他怙恃对女孩也很满足,就催着他们抓紧完婚。

怙恃早就给他准备了婚房,是在市郊的一处联排别墅,已经装修好,尚有一个独立的花园,周边情况也不错。吴铮怙恃也放话了,如果女方希望加名字也可以,完婚以后就办变换手续。

对吴铮家的亮相,从女孩嘴里传来的信息,准岳怙恃也较量满足。

但在彩礼问题上,女孩家要的彩谦逊吴铮家有些为难。

原来买那个体墅加装修,家里就花了120多万,只剩下不到60万家底。按吴铮的意思,不能让自己的婚礼掏空怙恃的养老钱,彩礼的预算只在15到20万左右,酒席在10万左右,给怙恃留足30万养老。20万彩礼已经是当地彩礼的最高额度。

但女方家要了30万彩礼,准岳怙恃还说,女儿模样好,脾气也好,真是他们老吴家前世修来的福气。女孩的一个表姐,样样都不如她,彩礼还要了20万呢。

吴铮气得要去找岳怙恃再商量一下,效果被怙恃摁住,说他们也喜欢这个女孩子,30万就30万吧。

就这样,婚礼紧锣密鼓地准备着。

在婚礼前20天,女孩儿给吴铮打电话,让他去买一条手镯。吴铮很奇怪,三金不是已经送过了吗?

女孩说,她看到表姐有一只玉手镯,很悦目,而且她妈也说,应该有一只玉手镯。吴铮正忙着,就对女孩说,你自己去买吧,买后给她钱。

女孩就不兴奋了,在电话里对吴铮说:“你什么意思吗?让我去买你报销吗?感受像我逼你买的一样。应该是你买来送我呀。”

吴铮那个气呀,这不就是逼他买,还要堂而皇之吗?他忍住气问女孩要什么样的,女孩又说:“连我喜欢什么样的都不知道,你真的爱我吗?"

吴铮气得差点吐血,他只得放下手中的事情,开车去了女孩家,求爷爷告奶奶地把女孩“请”到珠宝店,买了一只通体翠绿、比表姐那只还悦目的手镯。

这还不算女方家作妖的巅峰。

婚前十天,女方要换市中心婚房拒绝补差价 男方震怒:婚礼取消

在完婚还剩十天的时候,女孩给他说,让他把市郊的那套别墅卖了,到市中心买一套精装修房,这样离娘家也近一点。

只有十天时间,女方家提出这样的要求,不说卖房的钱不够买市中心的屋子,就算够,只有10天时间,哪尚有时间这样折腾呢?但女孩说,不换就不完婚。

那个时候,旅馆已经提前订好,请柬已经发出,万事俱备,只欠临门一脚。

吴铮说,能不能把婚礼举行完再谈换房的事?

女孩说,不行,这是他们家一致决议的事情。

没措施,吴铮去女孩家商议这件事。这时他才相识到,女孩表姐的婚房买在了市中心。原来他们家在与表姐家比着来的。在女孩怙恃看来,自己女儿比那个表姐不知好上几多倍,那么她嫁得也不应该比表姐差。

吴铮心里有气了,他对岳怙恃说:“换房,可以。可是卖掉那套房的钱来买市中心的屋子,还差快要100万,你们出这个钱吗?”

岳父很惊讶地看看吴铮:“这不是你们家要准备的吗?我们家肯定是不出这个钱的呀!”

吴铮看看他们一家人,深吸一口吻,说:“那好,这个婚,可以不结了。”

转身出门后,他挨家挨户通知亲友们,婚礼已经取消,并向他们致歉,一并也退掉了旅馆和婚庆公司。

到婚礼前三天,岳怙恃和女孩到吴铮家,想要商量一下换房的事情。吴铮坚决地说:“屋子不换了。”

女孩说:“那婚你是不想结了?”

吴铮被气笑了:“婚不结了,那天在你家我已经说过了。”

岳怙恃以为吴铮还在说笑,说:“算了算了,这个事完婚以后再说吧,照旧先把婚结了。”

吴铮正色说:“我真的不结了。旅馆已经被我退了,亲戚朋友那边我也打过电话了。真不是说笑的。”

岳怙恃着急了:“订得好好的事情,你说不结就不结了?”

“对呀,订得好好的事情,你们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变卦,连完婚这样的大事,说得好好的,你们就敢给我说不换房就退婚。你们敢说,我就敢做。”

女孩一下子就哭了出来:“屋子我不换了,我们照旧完婚吧。”说着,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吴铮面前,“我们家请帖也发出去了,一辈子我就想要这么一场婚礼。你要是不结了,你就毁了我了。”

吴铮说:“毁掉你的不是我,是你自己,那么势利、那么爱攀比。你以为你表姐嫁得好,我取消婚礼,不正合你意吗?你不正好可以去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吗?尚有一点,我真没有开顽笑,婚礼取消。我有联排别墅,还怕找不到好媳妇。”

婚前十天,女方要换市中心婚房拒绝补差价 男方震怒:婚礼取消

有人会说,吴铮做得太绝了。女孩都已经放弃换房了,主动过来要求完婚,那就结了吧,拿什么劲儿呢?

而我要说,吴铮还真没有什么错。如果把这个女孩娶进家,婚后在娘家的攀比唆使下,还不知要对吴铮提些什么要求呢。

攀比,是一种很有害的心理。她现在跟别人比首饰、比住房,往后还要跟别人比什么呢?

她会把种种各样的事情都拿来较量,人家穿的衣服是什么牌子;人家开的车是什么档次;人家的老公那么会挣钱;人家的孩子效果那么优秀;可比的事情太多了。如果天天生活在较量中,你永远都不会获得满足。

有了这种攀比的心理,往往会造成朋友间心理的失衡,会对朋友要求更多,进而破坏伉俪情感,婚姻也会不幸福。

婚姻是自己的事情,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。别人的婚姻再鲜明亮丽,那也是别人的。而且每一个婚姻都有它的幸福与不幸,没有须要只看到别人幸福的一面,而忽略不幸的那一面。

女孩在婚姻中也要有自己的主见,因为与爱人过日子的是自己,不是别人。婚姻过到最后,是两小我私家的相偕相助,只要对方人品在线,物质方面差得不是太多,就不要过于纠结,也不要因为要面子而对男方紧逼不放。

记着一句话:兔子急了也会咬人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查看:273 | 回复:0

湖南在线是一家长沙本地的专业分类网站.获取当地最新信息的综合性平台!主要为广大湘友免费提供最新的事实新闻及生活文化交流圈.方便随时随时地免费发布分类信息,请务必准守相关规章制度!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Archiver| 手机版| 小黑屋| 湖南在线 |网站地图
联系电话:400-888-888 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 广告合作:1811133556 ICP备案号: ( 备案号暂无 )
Copyright © 2019湖南在线 www.hn-pc.com.   Powered by 湖南电脑网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